友情链接
崇尚科学
武程程:全能神毁了我的家

     我叫武程程,男,今年28岁,淄博市张店区四宝山办事处榆林村人,现在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一家橡胶厂工作。

  我的妈妈彭珍玲因为痴迷全能神,从一个温柔贤惠称职的好母亲,变成了断绝亲情的冷血人,自从2013年春节后离家外出“传福音”已经1年半时间了,我们一家人再也没有见到妈妈,就连今年4月份我的女儿出生,她也没有露面。伤心的爸爸对她已经彻底的绝望,只要别人在他面前一提起妈妈,他就大发雷霆,本来在村里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人,如今被弄得支离破碎。

  妈妈原来是一个善良勤快的农村妇女,83年和爸爸结婚,爸爸在北岭铁矿上班,她在家里操持家务,平时孝顺老人,和周围的邻居们关系也很好。后来凭着自己一手做菜的好手艺,在村里开了家菜肴店,因为为人处事好,做人厚道,做的饭菜味道可口,价格实惠,生意非常火爆,家里的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好。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,只要是农闲,精明的妈妈还到养鸡场批发鸡蛋到曹村大集上去卖,挣点钱来补贴家用,到90年的时候,我家率先在村里盖上了新房。

  98年我上初中,由于离家较远,中午就在学校吃饭,很晚才回家。有一次回家见到家里贴了一些“神”的画像和类似十字架的画报,有的画报上画着一个女的,刚开始我觉得好奇,以为这是发的挂历。后来,妈妈告诉我这上面是“女基督”,不让我乱动。后来家里经常来几个我不认识的中年妇女,她们和妈妈老是躲在卧室里偷偷说话,爸爸告诉我:她们说是信基督,但又不全像,因为基督教信耶稣,耶稣明明是个男的,而这个“基督”却是女的。

  随着妈妈和其他人聚会的时间越来越多,对这个“女基督”也越来越信,家里经常出现一些《话在肉身显现》、《东方发出的闪电》的书。妈妈整天忙于聚会、传福音,根本就没有时间打理菜肴店,到2000年菜肴店不得不关门大吉,妈妈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的钱也被她捐给了那个所谓的“女基督”。我晚上回到家再也没有可口的热饭吃,再加上学校离家较远,爸爸让我住在了学校,这样他上班感到安心些。妈妈则在家里饱一顿饥一顿。爸爸歇班回家也是经常没饭吃。为此他们经常吵架,妈妈就说爸爸是大男子主义,还固执的说自己是按照“神”的旨意来拯救大家的,出去“传福音”是做好事,让爸爸不要阻拦他。

  2002年我考上了重点高中,离家更远了,加上学习任务重,有时候一个月才回一趟家。每次回到家总是见不到妈妈,爸爸说她出去“传福音”了。

  因为妈妈放着好日子不过,见人就宣传全能神,弄的周围邻居对妈妈非常反感,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。爷爷奶奶生病她也不管,更不用说家务事了,没有办法,爸爸在上班之余操持家务,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。有一次我回家拿生活费,发现家里的电视机没有了,爸爸说妈妈把家里存折上所有的钱都取出来捐献给女基督,一气之下,他把妈妈留在家里的全能神的书通通给烧了,妈妈发现后,像疯子一样和爸爸打架,把爸爸的衣服撕烂了,家里的电视机也给砸坏了。最后,爸爸到邻居家借了200元钱给我让我交上生活费。

  高考结束了,本来学习一直很好的我,因为妈妈的事情闹得发挥不理想,只考上了省内的一所普通大学,老师说我可惜了,按照我的成绩考个重点大学是没有问题的。大学毕业后,我没有回到家乡找工作,因为我不愿意看到爸爸妈妈打架的样子,也不愿意看到那个破碎的家,就到东营市广饶县的一家橡胶厂找了份工作。

  2012年冬天我结婚了,妈妈只在婚礼上露了一面就再也不知去向,这次她把自己所有的衣物都带走了,到今年4月我的女儿出生我也没有见到妈妈,我和爸爸对她已经绝望了,爸爸公开表示和妈妈断绝夫妻关系,并到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,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到了分崩离析的境地。

  我恨死了全能神。盼望政府尽快铲除他们。并请求志愿者帮帮我母亲,帮她早日走出迷局。当然我自己更会竟尽全力,全力挽救这个破碎的家重新团圆。